6个月前,因为北京移动疏忽的一次补卡业务办理,李聪招商银行(17.560, -0.16, -0.90%)卡里的17万元巨款被盗刷;6月23日,在起诉北京移动要求全额赔偿损失的诉讼中,法院因案件涉嫌刑事犯罪裁定驳回了李聪的起诉。对法院裁定结果不解的同

      这句颇显感慨却含无奈的话语,出自一位普通的中国移动用户之口,他的名字叫李聪。

      今年1月,李聪招商银行卡里的17万元现金被犯罪嫌疑人通过网上银行转账的方式盗刷。

      对于自己的这一遭遇,李聪认为与中国移动公司业务员未尽到应有的审核义务、错误地为犯罪嫌疑人补办了手机卡存在很大关系。

      3月,李聪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移动)起诉至法院,要求其承担在业务办理过程中因过错而给自己带来的全部经济损失。

      “法院在6月23日下达了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起诉。”谈到维权的进展,李聪感觉“心塞”。

      6月26日,在维权遇阻后,李聪最终选择在微博上公开这一事实,其中详细介绍了自己的悲惨遭遇。

      “公开此事一方面也是希望给他们(北京移动)一点压力,另一方面也是想给大家提个醒。”李聪坦言。

      1月16日清晨,李聪所用的手机突然接到了来自全国不同地方的手机号码呼叫。

      “基本上每10秒钟一个电话,电话铃声响一两下,就立刻停下。从早上10点左右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6点左右。”李聪说。

      李聪提供给法治周末记者的通话截屏显示,“”“”等多个手机号码曾数次拨打过李聪的手机,电话号码来源显示为四川成都、浙江杭州等地。

      “以为是骚扰电话,就没去理会。”当时在深圳出差的李聪由于工作繁忙,对于这一奇怪的情况并没有放在心上。

      1月17日,李聪从深圳坐飞机转西安继续出差。刚下飞机,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

      “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我回到西安的宾馆开始工作。因为宾馆的WIFI信号不好,我选择用手机的4G信号上网。大约在下午5点左右,我的手机突然就没信号了。”李聪说,“刚开始以为是手机问题,但不久我联想到了这几天的骚扰电话。”

      “会不会有诈骗?”突然警觉的李聪立刻登录招商银行个人银行专业版通道查看银行存款是否安全。

      查询结果让李聪大为震惊:招商银行卡里的175587元已被分成4次转到了陌生人的账户中。

      “发现银行卡里的钱被盗转后,我曾试图紧急联系银行与移动营业厅。”李聪说。

      然而,手机已经无法使用,由于正是星期天,更由于已是下班时间,李聪的紧急救济最终只是借用银行的电话在招商银行客服人员那里将发生的情况备了案。

      “我开始意识到可能是犯罪嫌疑人故意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段作案。”李聪说,“那一刻,谁动了我的财产,我一无所知。”

      出了这么大的事,李聪在西安也待不下去了。1月18日晚,李聪紧急赶回北京。

      “派出所民警说如果要立案需要多收集些证据,让我先去移动营业厅了解情况。”李聪说。

      当天,李聪来到北京市望京一家移动营业厅准备一探究竟。而在移动营业厅里,李聪了解到的情况再次让他吃了一惊。

      李聪提供给法治周末记者的一段录音资料显示,移动营业厅的业务人员告诉李聪,1月17日下午5点左右,有人持显示为李聪姓名的《居民临时身份证》在北京移动富丰路营业厅办理了补卡业务,而补办的那张手机卡正是李聪两天来被电话骚扰的手机号。

      “时间敲是1月17日我的手机没有信号的时候,有人冒名顶替把我的手机号给偷了。”李聪说,“在这个过程中,北京移动业务员在办理业务过程中并未尽到审慎的核实。”

      对于李聪的质疑,法治周末记者6月30日联系北京移动咨询其在“办理补卡业务时业务流程是怎样的?是如何做到审慎的核实义务的”?

      “北京移动关于客户使用临时身份证补卡的流程和规定如下:客户使用临时身份证办理补卡业务,营业厅工作人员需要通过公安认证身份证查询系统调取客户信息,与临时身份证信息进行比对,信息比对通过方予以办理相关业务。”北京移动在回复法治周末记者的采访邮件里称。

      “如果比对信息严谨,为什么我的手机卡会让别人用临时身份证补办了呢?这说明移动公司业务员在比对时疏忽了。”李聪称,在望京营业厅时,自己曾亲眼看到犯罪嫌疑人提供的临时身份证显示的照片与自己明显不符。

      到底是谁换了自己的手机卡?犯罪分子又是如何利用手机卡盗取了自己的财产?李聪陷入困惑之中。

      李聪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该案已经由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科接手负责。“我曾多次打电话询问进展情况,得到的答复始终是有消息或进展会及时通知我。”

      3月23日,李聪以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北京有限公司为被告,以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为民事诉讼第三人,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

      “因为我手里掌握的证据太少,所以在律师的建议下追加了北京招商银行为诉讼第三人。主要也是希望通过北京招商银行自证拿到真实的犯罪嫌疑人转账交易的信息。”李聪说。

      原来,招商银行网上银行转账有两个渠道,一个是李聪常用的个人银行专业版,另一个则是个人银行大众版。这一点,法治周末记者从招商银行官网得到了证实。

      “个人银行专业版需要通过身份证信息+短信验证+密钥的方式才能登录和转账。而个人银行大众版只需要银行卡号+查询密码即可登录,转账则直接短信验证即可。”李聪说。

      法治周末记者亦在招商银行官网注意到,如果查询密码忘记,只需要通过“开户地+银行卡号+取款密码+短信验证码”就可以修改。

      李聪表示,在法庭质证答辩的过程中,招商银行证实四笔共计175587元的财产是犯罪分子通过个人银行大众版渠道进行了盗刷。此外,招商银行也提供了李聪确实在2015年8月开通过短信验证码转账业务的签字合同。

      法治周末记者拿到的一份转账详单显示,1月17日,犯罪嫌疑人曾尝试通过招商银行个人银行大众版渠道发起9次对李聪的招商银行卡进行转账交易,这其中成功4次。

      转账交易单显示,对方交易账户为“王国民(尾号9470)”“王树梅(尾号4513)”“王清明(尾号4752)”“孟召俊(尾号4086)”,交易金额为“49000元”“48000元”“30587元”不等。

      “虽然招商银通过自证证实不存在过错行为,但是犯罪嫌疑人是如何知道我的银行卡号、身份证号码这些关键信息的呢?”李聪疑惑,“我的身份证、银行卡从来都没有丢失过。这些隐私信息又会是谁泄露给犯罪嫌疑人的呢?”

      6月23日,李聪起诉北京移动索赔一案终于有了结果。然而,结果却让李聪更加不解。

      针对李聪的起诉,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作出裁定认为,鉴于本案涉嫌刑事犯罪,且李聪报案后公安机关已经正式受案,因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裁定驳回李聪的起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显示,“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难道刑事调查一直没有结果,就永远没人来赔偿我的损失了吗?”李聪并不认可法院的这一裁定,“我起诉是以电信服务合同纠纷起诉北京移动。虽然涉及到刑事犯罪,但是两者之间并不是同一法律关系。我认为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在回复法治周末记者的邮件中,北京移动并没有承认在办理业务过程中存在过错,只是表示,“目前此案由于涉嫌刑事犯罪,法院已移送公安部门处理,公安部门也已立案调查。北京移动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取证等相关工作”。

      走出法院门口时,外面的天空依旧是细雨朦胧,不知何时放晴。而对于身陷在这嘲补卡劫码”诈骗案已经半年之久的李聪而言,事情何时才能了结,他自己也不知道。